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外汇

G20财长会议在俄落幕提示全球经济四风险

2019-03-05 18:28:06

G20财长会议在俄落幕 提示全球经济四风险

中新社莫斯科2月16日电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16日在俄罗斯莫斯科闭幕,会议发表联合公报并提示,全球经济面临政策不确定、私人部门去杠杆化(减少使用借债等金融杠杆)、信贷中介受损、全球需求再平衡等四大风险。

本次会议议题包括:全球经济形势、G20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框架、长期投资融资、金融改革等。与会者认为,当前全球经济面临的尾部风险下降,金融市场形势有所改善,但全球经济增长仍然疲弱,并面临很多风险和挑战,主要包括发达国家宏观经济政策存在很大不确定性、私人部门持续去杠杆化、信贷中介功能受损以及全球需求再平衡进程尚未完成等。

为应对上述挑战,会议呼吁发达国家首先制定出可信的中期财政整顿战略,货币政策应以国内价格稳定和经济复苏为目标,并尽量减小对其他国家的负面溢出效应

G20财长会议在俄落幕提示全球经济四风险

。各国则应继续落实金融部门改革和结构改革的政策承诺,促进需求再平衡,推动全球经济尽快复苏,继续推进市场决定的汇率体制,坚决抵制竞争性贬值,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

会议强调推动长期投资融资对促进经济增长和就业的重要性,决定就动员各种长期投资融资问题开展研究;要求尽快落实201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份额和治理改革,并就份额公式改革达成共识,确保在2014年1月前完成份额总检查;要求全面、及时地落实有关金融部门改革承诺,敦促所有辖区尽快实施巴塞尔协议III。

会议还决定制定一套防止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的措施,继续加强税收透明度和情报交换;提出在遵照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目标、原则和规定的基础上,继续就气候变化融资问题交流经验、深化合作。

本次会议是俄罗斯担任2013年G20轮值主席国后举行的首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中国财政部部长谢旭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率中国代表团出席了会议。(完)

美日大印钞票救经济 G20或上演货币战争

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15日起在莫斯科举行。

此前美日等为救助经济大印钞票,导致量化宽松在全球范围扩大,引起新兴经济体警惕。业内分析指出,市场围绕是否应把汇率当作货币政策目标展开激烈争论,此次会议或将上演货币战争。

为期两天的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15日起在莫斯科举行。俄罗斯2013年担任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该集团峰会将于今年9月在圣彼得堡举行。

美日大印钞票救经济 G20或上演货币战争

为期两天的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15日起在莫斯科举行。近期,全球市场围绕是否应把汇率当作货币政策目标展开激烈争论,而日元一直是这场争论的核心议题。外媒报道称,G20财长将围绕日本压低日元汇率的经济扩张性政策展开唇枪舌战,上演一幕货币战争。

由于经济低迷,美欧日一直靠量化宽松强心针来提振,开足马力大印钞票。2012年12月,美国推出继续进行货币量化宽松的QE4,推出新一轮债券购买计划以刺激经济,预计2013年将购买1.02万亿美元长期债券,有形容如此海量印钞将给全球带来一场货币海啸。

此外,主打央行无限量货币宽松的安倍晋三当选日本首相,市场预期日本新政府将推出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抵抗欧央行、美联储宽松措施所造成的汇率影响。日本央行此前已经在安倍的压力下再次实施了货币宽松政策,宣布扩大资产购买规模10万亿日元。

不过,路透社报道称,G20会议似乎正努力淡化人们对汇率战的担忧,部分发达经济体的财长表示,不会干预日本刺激本国经济的计划。

日本央行总裁白川方明在参加G20央行财长会之前,为该行货币扩张政策辩护,称政策的目的是重振经济,不是削弱日元。他认为,日本央行采取的货币政策是为了实现日本经济稳定。它还将继续这么做。

同时,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表示,货币战争之说有些夸张。确实,欧元升值了,日元贬值了,但这是欧元区良好政策以及日本放松货币政策的结果。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试图化解外界对于美国货币政策导致美元不断贬值的担忧。他表示同意拉加德的说法,并补充称美国是在利用国内政策工具来推进国内目标。

新兴市场高度警惕 中国警示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外溢

量化宽松在全球范围内大行其道也引起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高度警惕。

《人民》发表文章指出,货币民族主义不会推动经济实现更快增长,相反,只会重新制造经济创痛。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15日在出席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时接受中方媒体采访时说,金砖国家密切关注国际金融形势变化,要求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注意其货币政策的外溢性。

朱光耀表示,金砖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及其副手在本次二十国集团会议框架内举行了会议,其中的重要议题是研究国际金融体制改革,也包括对国际金融形势的密切关注。

朱光耀说,金砖国家要求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注意其货币政策的外溢性,即主要发达国家实施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对世界经济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影响。这一问题不仅在金砖国家有关会议上,而且在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也进行了认真讨论。发达国家承诺,在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方面考虑其外溢性。在本次二十国集团会议后将发表的联合公报中会有这方面的具体内容。

关于汇率议题,朱光耀说,去年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七次峰会上达成重要共识,形成了汇率方面的两条基本原则,一是市场决定汇率、经济基本面决定汇率,二是要避免竞争性的贬值。这是那次峰会关于汇率问题的完整表述。他说,在本次会议前,七国集团发表了关于汇率的声明,这同本次二十国集团会议无关,本次会议坚持洛斯卡沃斯峰会领导人宣言的具体内容。

朱光耀说,金砖国家在世界经济格局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主要新兴市场国家组建金砖国家,是世界经济格局变化的客观反映。金砖国家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百分之四十,其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二十。

智利财政部长表示,货币战争是一场零和游戏,量化宽松导致的绝大部分汇率调整成本要由一些发展中国家来承受,这是发达国家奉行的以邻为壑政策在真实世界中造成的后果。

墨西哥央行总裁卡斯滕斯说,如果墨西哥进入真正的货币战争,后果将是造成市场剧烈波动,推高风险溢价,到时候没人会是赢家。

G20会议或未重点讨论汇率 专家称美元泛滥助推贸易战

尽管有媒体报道,参加二十国集团会议的官员表示会议公报草案没有重点讨论汇率问题,但专家指出,美日刺激经济的做法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报道称,G20会议没有针对日本央行货币刺激措施导致的日元贬值进行讨论,表明其他国家对日本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的压力减少,使得日元对美元继续下跌。

不过,专家指出,美日刺激经济的做法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美日大印钞票对推高全球通胀的负面影响很大,国际有关金融机构应对他们的自私做法进行警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孙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几次经济危机反复证明,越是危机严重的时候,美国的国债就越成为抢手货。美联储有恃无恐,势必造成全球美元流动性泛滥,导致其他国家央行被迫放松货币政策,以避免本国货币过快升值,甚至出现全球货币竞相贬值的货币战,并助推新一轮贸易战。

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白明此前表示,各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相对孤立,出发点基本上都是振兴国内经济,因此还未构成货币战;但是如果多国竞相跟风贬值,就会有引发货币战的风险。(中国)

G20不是货币战的尽头 三派阵营对号入座

本周市场最重要的焦点事件G20会议,已经拉开帷幕。但会议依然没有能够给出市场一个清晰的答案:究竟美、日联手实施的宽松政策,是否属于货币战争的范畴?

唯一我们可以隐约察觉到的是:G20可能正在分化成3个阵营。以美、日为代表的挺宽松派,以德国、澳大利亚和加大拿为代表的中立派,以及以俄罗斯、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为代表的反宽松派。

美、日:宽松有理!

日本央行(BOJ)行长白川方明(MasaakiShirakawa)周五(2月15日)在赴莫斯科参与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时表示,将向G20峰会阐释日本央行大胆的宽松措施。

同时,白川方明表示,将向G20国家陈述日本的政策目的在于稳定国内经济。他指出,日本贬值是由于投资者的避险情绪消褪。全球经济已经趋于乐观,而欧洲的尾部风险也已经消褪。

另外,白川方明认为,在各国均努力推动本国经济增长的环境下,全球经济将会因此受益。

美联储(FED)主席伯南克(BenBernanke)则在G20会议表示,美国经济正在复苏,但失业率仍在8%左右。他声称,我们距离健康和活力仍差的很远。

伯南克为美联储的宽松行为辩解称,如果(宽松政策使)美国经济复苏,世界经济也将从中获益.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席、前法国财长拉加德(ChristineLagarde)周五发表言论称,对日本的宽松政策表示欢迎.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法国和德国在对欧元汇率问题上,处在对立面。法国希望欧洲央行(ECB)对欧元汇率设立目标,防止欧元过度走强,影响法国出口。而德国则认为,欧元并未高估。

新兴国家:竞争不应在汇率

新兴市场国家对于发达工业国家滥用印钞机的做法,已经抱怨已久。来自发达国家源源不断的钞票,最终流向新兴市场,并推高了通胀。

俄罗斯财长AntonSiluanov周四(2月14日)表示,他确信二十国集团(G20)决策者将在其共同声明中支持由市场决定汇率。

他向媒体说道:G20声明将会支持由市场决定汇率,对此我丝毫不怀疑。竞争应存在于经济体之间,而非存在于汇率。

Siluanov认为,G20最终声明中有关汇率问题的措辞可能有别于七国集团(G7)声明,但意向仍然类似。

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VladimirovichPutin)周五表态声称,协调政策将是关键,俄罗斯的首要任务是排除经济不平衡,刺激增长.这也暗示了俄罗斯反对宽松的立场。

遗憾的是,新兴市场的抱怨,和已经将宽松政策坐实的美、日相比,等同于隔靴搔痒。

中立派: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

德国由于在出口方面占据高附加值的优势,对欧元升值承受能力更强。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属于资源大国,处于经济生产的上游,货币升值引发的负面影响,也要滞后于其他经济体。

因此上述国家在G20中的立场,更加自由。

德国财长朔伊布勒(WolfgangSchaeuble)周五表示,汇率水平应由市场决定,政府不应对此进行干预。G20成员国在莫斯科举行会议时也将采取这一立场。

朔伊布勒并未理会对于日本操纵汇率的担忧。他声称,包括日本在内的七大工业国(G7)已经在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公告中重申了让市场决定汇率的承诺。

朔伊布勒认为G20和G7能够处于同一立场。

澳大利亚财长斯万(WayneSwan)则评价,日本目前的做法是恰当的.G20不能设定一套僵硬的赤字目标,需要留出国家、地区因素空间。

但他同时也强调,G20一直都强烈呼吁汇率应基于市场。

加拿大财政部官员周三(2月13日)曾表示,加拿大的立场是,G20必须确定中期财政承诺。该官员同时声称,干预汇率将是抵触G7声明的例子,但干预在某些极端时候是正当的。

加拿大财长费海提(JimFlaherty)周五在G20会议时指出,财政纪律与扩大财政可以同时达成。同时他提醒G20成员国严格管理本国的预算。

截至目前为止的G20声明重要内容:

G20草案并不提及不设定外汇目标的承诺,也不包含既定财政目标。

最新的公报草案重申避免汇率过度波动,导致市场失序。

会议确认了中期财政计划承诺,但部分国家需要对近期经济状况进行考量。

G20公报并未纳入此前G7提出的在非常时期动用非常政策的辞令。(汇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