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如何甄别企业的增长

2018-09-22 12:51:16

如何甄别企业的增长

企业的增长固然是一件好事,价值投资中最重要的关键之一,就是企业的增长。但是

如何甄别企业的增长

,并不是所有的增长都是好事,投资者仍然需要进行客观甄别。在之前的两篇文章《如何甄别企业的增长(上/中)》里,我阐述了一些投资者需要注意的企业增长情况。这里继续探讨一些余下的情况。

你死我活式的增长:有一些企业,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不惜追求“你死我活”式的增长。具体表现为,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从而进行大量的、明显亏本的补贴,进行极度低价的销售,甚至不惜降低产品质量、大打超过实际承载能力的广告,等等。在过去多年中,国内的电商行业、打车软件行业、共享单车行业等等,都出现了这种模式。

应该说,这种增长往往对应着不错的大行业前景,而且也经常有一两个很不错的胜出者。但是其中的风险也不言而喻:一方面失败者会失落得惨不忍睹,让它们的投资者血本无归,而另一方面,胜出者也往往经历了殊死的拼杀,消耗了巨量的资本,而这些投入的资本,加上它的机会投资成本,这笔巨款能否在之后如数赚回,也常常存在不少的未知因素。

技术上存在断崖风险的增长:对于很多依靠技术的行业来说,技术的变迁节点,会导致之前的增长前功尽弃。也就是说,即使公司之前增长的很不错,但是一旦技术路径改变、新的技术全盘取代旧的技术,那么之前的增长再好,也会被瞬间归零。举例来说,摩托罗拉在处理器方面曾经较英特尔取得的增长优势,诺基亚在早期上取得的增长优势,柯达在胶片行业取得的增长优势,尽管这些优势在当时都是无可辩驳的高增长,但是它们后来都被新的技术瞬间归零。而随着机器自动翻译的越来越完善,翻译行业在过去的增长也很可能被大规模削弱。

容易被模仿的增长:有些公司依靠一些新的战略、新的思路,取得了短期的增长,但是如果这些战略、思路没有有效的专利权保障、很容易被竞争对手模拟的话,那么这种增长往往不能持续多少时间。举例来说,证券公司的保证金理财产品在几年前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创新业务,但是行业内所有的公司几乎在一夜之间都模仿了首创者的架构设计,导致首创者的增长并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

独立于行业的增长:有的时候,我们会看到一个行业整体趋势一般,但是其中一家企业增长得特别快,速度远超同行。在这时候,我们有必要对这种增长保持一定的警惕,尤其在这个行业同质化相对比较强的情况下。

从规模来说,中国是一个特别大的大国(说是全世界人口经济综合考量第一大也不过分),因此在一个行业中,一家公司很难把任何一个细分市场占全。也就是说,如果一家公司能够高速增长,那么它的同行们或多或少也能分到一杯羹。而如果我们发现一家公司的增长与周围的同行们完全格格不入,就需要对这种增长的真实性是否可靠,抱有一份警惕了。

其它财务、生产经营数据不匹配的增长:不光一家企业的增长会与同行有所呼应,企业主要财务指标的增长,与自身的其它财务指标、生产经营的数据、乃至于上下游企业的生产经营数据,也需要有所呼应,才能印证企业的增长。举例来说,一家企业如果销售收入、利润增长都很快,但税收缴纳、员工工资、经营性净现金流却都停滞不前,同时审计师费用却一路走高,那么投资者就有理由怀疑增长的真实性。而如果企业在高增长的同时,其水电消耗、原材料消耗、产成品外运、工人工作小时和班次等生产经营数据却没有显著变化,其上下游公司的销售额、采购额没有同步的可观察到的增长,那么我们也需要对这种增长保持谨慎。

漠视规则取得的增长:有的企业增长,看似非常迅速,但是实际上却是打了现有规则的擦边球、或者说漠视了现有的规则。这些规则包括许多,不光是法律法规方面的规则,还有社会习俗、人民生活幸福感等方面的规律与规则。举例来说,美国的托拉斯企业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取得的高增长,即是以压迫工人生活质量、同时通过垄断不合理打压对手换来的。这种增长虽然在一开始并没有违法(当时也没有相应的法规),但是却导致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低下、美国工业的竞争混乱无序。而这种违反了社会良俗的增长,注定无法长久。后来,美国社会逐渐从工人权益保障、反垄断两方面推动法制建设,而这种增长也就走到了尽头。

而在2017年蓬勃兴起的、使用虚拟货币进行ICO的融资(Initial Coin Offering),也因为漠视了中国的监管规则,包括公开融资规则、发行证券规则等等,在9月初突然被监管层叫停。如果说之前的ICO增长的速度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那么它的衰落也是断崖式的,远远超出许多参与者的预料。

总结来说,企业增长中,可能遇到的问题非常多。不过,如果投资者细心观察、仔细分析、认真调研,其实都能发现端倪,从而避免大部分的“增长陷阱”。所以正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其中最大的敌人,其实并不来自那些有瑕疵的企业增长,而来自于投资者急于求成、不求甚解的投资态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