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西游分账秘密星爷零风险华谊赌赢了

2018-08-26 22:11:52

《西游》分账秘密:星爷零风险 华谊赌赢了

你或许曾以为《西游降魔篇》票房破10亿,是一个娱乐圈话题,而本周它却属于财经圈。

由于票房一路高歌,《西游》票房如何分账备受关注,尤其在影片的制作发行背后,涉及比高集团(周星驰家族控制)、文化中国、华谊兄弟(300027)3家上市公司。投资者都迫切想知道,谁才是10亿蛋糕瓜分中的最大赢家?

然而,这本以一纸协议就能真相大白的问题,却因三份看起来意见相左、各执一词的公告搅成糊涂账,大众看得一头雾水,财经媒体则连日抽丝剥茧、穷追猛打,演绎得热闹非凡。

分账迷局引市场争议

2月25日,华谊兄弟盘中发布公告,宣布《西游》票房累计已达9.9亿,华谊可获税前利润大约1.96亿元;而在此前的公告以及董秘胡明的解释中,华谊兄弟将获得影片在大陆地区发行净收益的70%或以上,其他投资方合计享有净收益不超过30%。

当天晚上,在香港上市的比高集团、文化中国亦双双发布公告,称投资方(华谊除外)可实际取得该影片在大陆地区发行之计算后净收益约70%分成收益。这一表述与华谊兄弟之前的公告看似相左。

由此,舆论迅速升温。据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监测,截至28日,相关络媒体报道及转载达到2020篇,原创微博关注607条,大多数主流财经媒体皆加入报道行列。不少市场人士认为,在票房大卖之际,几家企业开始为分账问题陷入争执。

2月25日晚华谊兄弟董秘胡明的实名微博发出这样的声音:我们不对其他海外公司的公告进行评论,但作为负的上市公司

西游分账秘密星爷零风险华谊赌赢了

,一切公告均以规则和法律文件为依据。言辞间似有锋锐,坊间开始期待:一部商战片要上映了!

2月26日,华谊兄弟停牌一天,其股价虽在《西游》票房屡创新高过程中累计涨幅达35%,但在票房分账争议的几个交易日内已回落近10%。26日晚间华谊再度发布公告,比此前更为详细地解释了各相关方的协议,华谊在影片中的累计投资额达8800万元,享有在大陆地区的发行权,并根据具体票房收入情况,享有发行净收益70%至90%收益的分成。

事实上,在此公告后,几方的分账细节在逐步增加,但分账问题依然不明朗。公告停留在为自己说话的层面,未得到其他方印证,也未公布具体的交易结构,导致对于比高集团等投资方如何算出70%的分成比例,也在猜测之中。

舆论在期待比高集团、文化中国出面反驳之际,各种猜测已经满天飞,其中最有力的说法即是:《西游》上映前,华谊拿出一笔保底金给予投资方,以买断大陆地区发行权,并且在票房超预期后,获得70%至90%的净收益分成等于下了一把赌注,把未知风险和收益买下。

谜底揭开

华谊获七成收益

在28日媒体报道的华谊兄弟董秘胡明专访之中,详细的分账内幕得以水落石出。华谊在公告中称为投资额的8800万元,实质为付给投资方的保底费,以此享有当影片在大陆地区发行净收益大于等于2000万元时,华谊能获得净收益的70%。显然,当前《西游》的票房远超预期。

那么,其具体的分账情况如何?按照华谊披露的9.9亿票房计算,《西游》的所有参与方能够分到的发行毛收益是3.895亿元,扣除华谊的发行代理费4674万(毛收益的12%),宣发费用3000万元,保底8800万,发行净收益为2.25亿。华谊将从中获得70%的收益,约1.57亿元,加上4674万元代理费,合计约为2.04亿,扣除商务开发相关支出和报批费用等,与其公告的1.96亿元大体吻合。

而比高集团、文化中国为何也宣称能获得约净收益70%的分成呢?

据称这只是香港联交所信息披露系统不同计算方式和表述方式下的误会而已,属于统计口径问题。比高集团和文化中国等投资方可实际取得的收益为:华谊兄弟支付的8800万保底费+内地发行净收益30%的分成=1.56亿元,而1.56亿/2.25亿投资净收益=70%,恰好等于70%,算是个巧合!

从分账的结构可见,比高集团作为《西游》的主要制作方和投资方,其对票房的预测比较保守,也可理解为比高集团并不看好票房,从胡明的说法中可以佐证,《西游》总投资额为1.06亿,比高集团原本拥有60%股权,但在上映之前将30%的股权溢价20%卖给了文化中国,同时,投资方共同取得华谊8800万元的保底金,比高集团相当于零风险(但也失去了更多的分成收益)!华谊则在这场生意中赌赢了,获得市场馈赠!

高明的营销?维护股价?

至此,分账问题真相大白。但市场仍然对掀起这场分账风波的利益相关方的动机颇有揣测,诸多舆论认为,此次事件本质上是3家上市公司有意识地维护股价,都以对己方有利的措辞来公告消息。毕竟,13亿票房的《泰囧》让光线传媒(300251)大涨60%的传奇,余温尚在。

亦有人认为,分账这种在电影圈拥有较为固定模式的事件会大热,是几家公司联合策动的一次高明营销。华谊多次发布的公告,皆简短扼要,缺乏细节;比高等投资方的消息亦有故意含糊其词、混淆视听之嫌,这不是留给公众巨大的想象空间吗?

对于质疑,胡明表示,华谊兄弟并没有将协议内容全部说完,而是陆续进行是由于公司希望公众把注意力都放在电影上,不愿电影还在上映就谈分钱。显然,这种信息披露的做法恰好适得其反。

(彭一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